<em id="zdrf5"></em>

      <form id="zdrf5"></form>

              <strike id="zdrf5"><i id="zdrf5"></i></strike>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代表工作
                代表工作
                信息推薦
                視頻聚焦

                蘭京:讓建筑訴說山城故事

                時間:2021/10/27 11:14:59來源:重慶人大

                “山城就像是一本倒扣的書,而要讀懂這本經典之作,還需要站在城中細細品。”這是九龍坡區人大代表、國家一級注冊建筑師蘭京常掛嘴邊的話。

                他的手機相冊里塞滿了山城風景——霞光滿天的初曉、沐浴著金色的夕陽、觥籌交錯的煙火氣,都是他細品而得。

                “對山水的炙熱情感,就是我前行的動力。”蘭京如是說。

                “飛行員”變建筑設計師

                提起蘭京,不少人覺得陌生。但他參與設計的上千個作品中,朝天門廣場、新重百大樓、重慶市規劃展覽館、九濱廣場等,都讓市民耳熟能詳。

                但蘭京并沒想到自己會成為一名建筑設計師,因為自打懂事起,他的愿望就是做一名飛行員。

                “我祖籍是北碚靜觀,從小就喜歡聽老一輩擺重慶的歷史,尤其是抗戰時期。”提起想當飛行員的初衷,蘭京臉上有些黯然。

                “身為華夏男兒,必當心懷奉獻、報效祖國。”誓要當上飛行員的念頭如影隨形,在填報高考志愿時,蘭京第一個寫下的是西安空軍工程學院。

                而在這一點上,他與父親未能達成共識。

                “父親是搞建筑的,參與了重慶的城市建設,也見證了重慶的崛起,想讓我‘繼承衣缽’,讓城市變得有時代魅力。”父子二人雖然為此多次爭執,但蘭京拗不過堅決的父親,最終將高考志愿改成了重慶建工學院建筑系。

                “經由建筑設計師的精心描摹,一張張設計圖變身一棟棟靚麗高樓。”進入大學后,蘭京在學習中改變了自己的態度,將飛行夢轉化成了一張張“天馬行空”的設計圖,“建筑是能說話的有機體,我希望自己能在建筑領域這個廣闊的天地翱翔。”

                1990年,蘭京從重慶建工學院建筑系畢業,進入中煤國際工程集團重慶設計研究院工作。

                彼時,重慶很缺乏建筑設計人才。

                不到半年時間,蘭京就完成10余項方案設計及施工圖設計,并在江北體育館方案投標中競標奪魁。24歲時,蘭京更是作為項目主持人,帶領一個50多人的團隊,承擔設計重任。

                “那時,我把有關城市規劃的知識學了個透,就是想讓自己能快速成長。”蘭京說。

                每個建筑都應訴說一段故事

                1997年,三十而立的蘭京迎來事業發展的一個重大機遇。

                重慶獲批成為中國第四個直轄市,城市建設全面啟動。當時的重慶,亟須一個標志性的建筑,展示直轄后城市蓬勃向上的精神風貌。市委、市政府決定修建朝天門廣場景觀工程,并面向全國招標設計方案。

                蘭京抱著和高手過招的心態,參與了設計方案的角逐。

                1997年臘月,蘭京花了三天時間,穿梭于江北嘴和彈子石之間,從各個角度琢磨朝天門乃至渝中半島的形態,終于捕捉到朝天門廣場的創作靈感——“揚帆啟程”。

                “如果整個渝中半島似一艘巨輪,渝中半島鱗次櫛比的高層建筑就是迎風林立的風帆,長江、嘉陵江濱江路像兩側船舷,朝天門廣場則好比巨輪寬敞的前甲板,‘揚帆啟程’寓意直轄后的新重慶猶如巨輪揚帆啟程,駛向大海、走向世界。”蘭京說,自己是將朝天門廣場融入整個渝中半島去考慮的。

                最后,“揚帆啟程”從全國9家設計方案中脫穎而出,成為朝天門廣場的最終設計方案。這個項目也被評為建國50周年重慶十大建筑之一(名列第二)。

                多年的建筑設計經驗,讓蘭京逐漸形成了“建筑與城市環境有機整合”的設計理念。他認為,建筑并非獨立的個體,它應該是與人、城市和環境的融合與協調,每個建筑都應訴說一段故事。而這段故事,需要建筑設計師反復深入現場,研究地形與城市環境、挖掘民風與當地文化,才能得以良好地表達。

                看到一棟棟高樓在渝中半島拔地而起,蘭京說,自己心中有一種遺憾越發強烈:“新世紀、大都會甚至美美百貨,都是境外設計師設計的。如果重慶設計師能夠參與解放碑商圈地標設計,那該多好!”

                機會終于來臨。

                2000年,重慶百貨大樓啟動擴建改造。帶著不服輸的沖勁兒,蘭京毛遂自薦。最終其設計的新重百大樓成為解放碑的地標之一。

                “以前的重百像中年婦女,在顧客潮中忙碌。”而蘭京在設計中,利用通體透明的外墻和上下不停運轉的扶梯,將重百的顧客和步行街穿梭的人文景觀融合,形成了流動的風景,也讓新重百大樓更加時尚、靚麗。

                群眾呼聲成票決項目

                “其實,在市中心拍到的日出才是最美的。”隨著歲月的推移,蘭京也在思考城市更新發展的意義。2007年當選九龍坡區人大代表后,蘭京更是下定決心,要將代表身份和本職工作結合,努力把人文關懷融入高樓林立的大都市。

                位于九龍坡區九濱路旁的九龍廣場也是出自蘭京之手。從謀劃設計到施工建設,蘭京走遍了附近的小區,清楚地了解了周邊地理、交通的優劣。

                “通過雕塑等襯托,整個外灘廣場就像是一艘在長江中揚帆起航的大船,夜晚在燈光的映襯下,會更顯其恢宏氣勢,成為長江沿岸又一道靚麗的城市風景線。”蘭京對九龍廣場寄予厚望。

                然而,結果并未讓他感到欣喜。

                “大家都知謝家灣、萬象城,卻鮮有人去九濱廣場,臨江的風景也是‘孤芳自賞’。”從2018年起,蘭京便開始關注九濱路謝家灣段的發展情況。

                “黃楊新城有華宇春江花月、麗水菁苑、奧園、保利港灣國際等大型居民小區,14000余戶居民、近50000人只能通過公交線路出行。”蘭京坦言,設計做得再好,群眾不能暢享其中,便是最大的遺憾。

                “即使在車流低峰期,從鵝公巖小學門口驅車到謝家灣站都要近10分鐘,乘坐公交換乘則需26分鐘。而在上下班高峰期,鵝公巖立交橋屬于擁堵十分嚴重的路段。”蘭京說,此外,全國首個洞穴抗戰博物館聚落——重慶建川博物館也位于鵝公巖大橋下,前來參觀的游客乘坐交通工具十分方便,“博物館對于宣傳抗戰文化意義深遠,打通這一通道也能讓重慶紅色文化傳得更遠。”

                帶著這些想法,蘭京在2019年九龍坡區人代會上提交了《關于加快建設九龍濱江到軌道環線上下人行扶梯的建議》,呼吁加快建設九龍濱江-黃楊新城-建川博物館-軌道環線謝家灣站上下人行扶梯,為轄區居民和游客提供更加便利的出行方式。

                “由于相關條件不成熟,工程遲遲未動工。”得到這樣的回復,蘭京并未放棄,又在2020年九龍坡區人代會上提出該建議。同時,他主動與相關部門銜接,講述自己的步道建設思路,驗證項目的可行性;積極與九龍坡區人大常委會溝通,反映群眾呼聲。

                蘭京連續提出的建議得到九龍坡區人大常委會的高度重視,將其列為2021年九龍坡區民生實事票決備選項目,由全體人大代表在2021年九龍坡區人代會上票決,最終高票通過。

                在各方的努力下,九龍坡區落實“城市中心軌道步道提升”項目。該項目起于鵝公巖小學,途徑建川博物館抗戰兵工街,止于龍騰大道上跨橋,將規劃安裝直梯、扶梯,目前已經進入招標環節。

                “城市建設的最終目的是服務群眾,滿足大家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小細節往往決定著獲得感。”蘭京說,很慶幸自己能走在這條路上,也期望能一直走下去。

                 

                記者|黃振勝

                編輯|朱苗 常暢

                一女被多男玩喷潮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宅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