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zdrf5"></em>

      <form id="zdrf5"></form>

              <strike id="zdrf5"><i id="zdrf5"></i></strike>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一府一委兩院
                信息推薦
                視頻聚焦

                “檢察為民辦實事”民事檢察監督典型案例

                時間:2021/10/13 9:43:58來源:重慶人大

                  1.唐某華訴重慶市某超市勞動爭議糾紛抗訴案

                  【基本案情】

                  2011年2月16日,重慶市某超市與唐某華訂立勞動合同,約定雙方合同期限為2011年2月17日至2014年3月31日,勞動者實行標準工時制,即每日工作不超過8小時,每周工作不超過40小時,每周至少休息一日。唐某華隨后被安排在該超市南坪店工作。唐某華認為該超市存在應發而未發加班費等問題,與超市協商無果后,于2012年7月23日向重慶市南岸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因不服仲裁結果,唐某華將某超市及其南坪店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解除雙方的勞動關系,某超市支付加班工資、克扣工資、經濟補償金、賠償金合計31343元。庭審過程中,唐某華提交了超市員工排班表,用以證明其出勤情況;某超市提交了電子考勤記錄表,用以證明唐某華從2011年4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457天時間內,在國家法定節假日累計加班10天,除國家法定節假日外至少應休65天,實休112天。

                  一審、二審和再審法院均認為,電子考勤記錄表可以作為認定唐某華出勤情況的依據,而唐某華未能證明其訴稱的加班事實,遂判令解除唐某華與某超市的勞動關系,某超市支付唐某華加班費436元、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2218.76元。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唐某華不服法院判決,向重慶市檢察院申請監督。檢察機關受理后,向法院調取了該案的訴訟卷宗。通過審查,檢察機關發現某超市的委托代理人曾在庭審中表示,“開業培訓期間,打卡記錄比較少,但是全額發放工資的”,部分員工提出有多次電子考勤存在故障,不能打卡。該超市的委托代理人還陳述,“如果不能正常打卡,我們有另外的方式記錄”,但其并沒有向法庭提供相應的記錄。唐某華提交的排班表系某超市張貼于公告欄內、告知職工上下班時間的書面通知,也是職工上下班的唯一依據,該超市委托代理人在庭審時亦認可員工每周工作六天。據此,重慶市檢察院認為,結合排班表認定工作時間更為客觀,法院判決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遂依法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提請抗訴。

                  最高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現有證據可以證明唐某華存在休息日加班情況。首先,某超市提供的電子考勤表無法如實反映員工的工作時間。某超市自認電子考勤記錄存在不完整記錄出勤的情形,且有證據表明存在員工正常上班但未打卡的事實。其次,排班表可以作為申請人出勤情況的依據。排班表系公司告知職工上下班時間的書面通知,能夠反映職工的工作時間。如果員工出現有病、事假及曠工等情況,應當由公司提供證據予以扣除。本案中,從排班表可以看出唐某華每日工作8小時以上,每周工作6天。若前5日已完成40個工時,每周第六日應視為休息日加班。因此,終審判決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最高人民檢察院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最高人民法院經審理認定,唐某華的工作時間確為每周6天,每天工作8小時,加班時間70天,遂依法改判某超市支付唐某華加班費9898元,維持其余判項。

                  【典型意義】

                  勞動爭議案件多數為“小案”,雖涉案標的不大,但背后卻是千千萬萬勞動者的“大事”,事關勞動者的切身利益、法律的公平正義以及社會的和諧穩定。在發生勞動爭議時,用人單位基于管理者地位掌握著更多的證據,勞資雙方的維權能力并不對稱,故應根據具體案情合理分配用人單位與勞動者的舉證責任。用人單位對用工行為負有規范管理義務,其對相關勞動的管理行為要承擔舉證責任。檢察機關應充分考慮勞動者的感受,把人文關懷貫穿于民生“小案”辦理過程中,使當事人在維權時感受到體面和尊嚴。

                  本案雖然最終支持的加班費不足萬元,但如此“小案”卻經歷了四級司法機關,并最終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抗訴。這絕非“小題大做”,而是檢察機關秉持公權監督與私權救濟結合的檢察監督思維,帶著對群眾的深厚感情處理每一起案件,真心真意為群眾排憂解難的職責所在。對于群眾身邊的“小案”,檢察機關當以求極致的精神,發掘案件的創新、進步、引領價值,以監督一件促進解決一個領域、一個地方、一個時期司法理念、政策、導向的問題,實現政治效果、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的有機統一。2.薛某、毛某等民間借貸糾紛再審檢察建議案

                  【基本案情】

                  江寧大學城位于南京市江寧區中部,有十余所高等院校入駐,高校學生云集。有不少大學生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和高消費欲望,誤入“套路貸”陷阱。2016年起,薛某、毛某、馮某等人在江寧區租房用做辦公室,專門從事小額貸款生意。在放貸過程中,薛某等人瞄準部分大學生涉世未深、貪慕虛榮的特點,以無抵押、利息低、放款快為誘餌,誘導學生超前消費,以履約保證為由欺騙大學生簽下遠超出實際借款金額的借款合同以及借條、收條,并讓債務人手持現金和借條、收條拍攝照片;在交付實際借取的現金時,薛某等人又以預收利息、介紹費、服務費為由當場扣除部分款項,其后通過各種手段迫使借款學生償還虛高借款和高額利息,部分受害人未能按期還款,自然形成“違約”;有時薛某等人在還款期限來臨前故意“消失”,促使“違約”情形發生。

                  2017年2月起,薛某等人先后向江寧區法院提起48件民間借貸訴訟,利用制造的借條、收條、交付照片等證據,要求王某等48人歸還9750元至5.6萬元不等的借款并支付利息。江寧區法院審理后,于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期間陸續作出判決、裁定或調解書,對薛某等人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被起訴的大學生,有的在父母的幫助下償清了借款,但心理承受了重大壓力,影響學業;有21人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員名單,就業遭受影響;有的因為高額債務而休學、退學;個別學生因此抑郁,失去生活希望。部分受害學生和家長不堪其擾,向南京市鼓樓區公安機關報案。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南京市鼓樓區檢察院了解到公安機關已受理一起針對在校大學生的“套路貸”刑事案件,民事檢察部門敏銳察覺到其中可能存在侵害大學生民事權益的情況,隨即介入調查,引導公安機關依法取證。經調查發現,薛某等人在江寧區法院共提起48起針對學生的民間借貸訴訟。對此,經向南京市檢察院請示,鼓樓區檢察院將線索移交至江寧區檢察院依職權受理,南京市檢察院和江寧區檢察院組成聯合辦案組辦理該案,鼓樓區檢察院協助調查。

                  聯合辦案組調閱了薛某等人的系列民間借貸糾紛民事訴訟卷宗,并調取了薛某等人在公安機關的供述,據此查明薛某等人在訴訟中據以主張債權的主要證據即借條、收條等證據,所載明的借款金額與實際借款金額嚴重不符,這些主要證據均系薛某等人為實現非法利益而惡意制造。

                  檢察機關經審查認為,薛某等人因實施“套路貸”涉嫌犯罪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其所涉刑事案件事實與其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事實或相同或相關聯,原審應當裁定駁回薛某等人的起訴,將有關材料移送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并且,薛某等人向不特定多數人發放貸款并以此營利,具有“職業放貸人”特征,其行為違反了國家關于金融活動的強制性規定,案涉借款合同應屬無效。鑒于檢察機關對于該48件民間借貸糾紛系列案所認定的事實和再審理由存在共同點及一致性,江寧區檢察院就上述案件以類案監督形式向江寧區法院制發一份再審檢察建議。

                  江寧區法院收到再審檢察建議后,對上述48件民間借貸糾紛系列案啟動再審,裁定撤銷原判決、調解書,駁回起訴。其后檢察機關跟進監督,發現原審裁判文書被法院撤銷后,仍有19名大學生因法院執行原審裁判文書而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江寧區檢察院再次發出檢察建議督促法院糾正,江寧區法院采納檢察建議依法將該19名大學生從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中移除。薛某因構成尋釁滋事罪、虛假訴訟罪被追究刑事責任,毛某、馮某因構成詐騙罪被追究刑事責任。此外,南京市兩級檢察機關積極對接各高校,設立檢察官聯絡熱線,共同研判學校在管理中發現的不良貸款線索,力爭做到早防范、早發現、早處置。同時,檢察機關積極聯合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以及司法社工、社會組織人員代表等,組織百人志愿團隊分赴南京林業大學、河海大學等8所高校,開展主題為“法治進校園、防范套路貸”的系列法治講座、沙龍研討、法律咨詢等活動,通過進校園普法活動提升高校師生的防騙防詐意識。

                  【典型意義】

                  第一,預防和救濟并重,營造良好的校園環境,保障學生學有所成。在校大學生往往社會經驗不足、自我保護能力較差、易受社會不良風氣的影響,不法分子多是利用這些特征,以欺騙、脅迫等手段誤導學生簽下與實際借貸金額不符的款項交付憑證,進而采取威脅、騷擾、訴訟等多種手段獲取非法利益,此種行為嚴重影響受害學生的身心健康,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檢察機關在依法打擊“套路貸”刑事犯罪、糾正錯誤民事裁判的同時,應注重加強對在校大學生的宣傳,提高師生對“套路貸”的風險防范意識;同時幫助學生樹立正確的消費觀,引導學生抵制超前消費、過度消費,堅決拒絕違規貸款消費,鏟除“套路貸”向校園蔓延滋生的土壤。

                  第二,并案審查類案監督,全面把握“套路貸”案件虛假訴訟特征。“套路貸”虛假訴訟往往呈現系列案特點,檢察機關將相同或者關聯出借人的系列“串案”一并審查,有利于全面分析“套路貸”職業放貸人的身份和虛假訴訟的本質,進而分析對所涉民事訴訟案件進行監督的必要性。本案中,48件民間借貸糾紛系列案由于法律關系和事實存在共同點,檢察機關認定的事實和再審理由一致,以類案形式就48個案件制發一份再審檢察建議,既節約了司法成本,更提升了監督質效。

                  第三,及時啟動民事訴訟監督,注重民事權利保護優先。民法典確立了民事權利保護優先的原則。民事訴訟活動中的虛假訴訟行為與刑法意義上的虛假訴訟罪,既有聯系也有區別。因此,刑事案件正在審查尚未得出構成虛假訴訟罪結論的,并不必然影響對該行為的民事評價。只要查明的證據足以證明原民事判決中存在因當事人進行虛假陳述、提交虛假證據而造成法院錯誤裁判,且客觀上侵害了他人合法權益的,檢察機關可以依法提出再審檢察建議或抗訴,及時糾正錯誤判決,提升民事權利保護質效。

                  3.徐某與七子女贍養糾紛支持起訴案

                  【基本案情】

                  徐某出生于1918年10月,已有102歲之高齡,共育有子女七人。徐某年事已高、體弱多病,其日常飲食起居需他人護理照顧,故于2018年6月1日起入住浙江省紹興市上虞區某養老院。因徐某無經濟來源,每月養老院相關費用3000元需由其子女負擔。但徐某的七名子女因養老費用的分擔問題存在矛盾,個別子女逐漸不再支付其應負擔的部分贍養費,致使徐某在養老院的費用至2019年年底已多次出現拖欠情形。此事經所在村居、街道干部多次協調未果。無奈之下,徐某于2020年1月9日訴至法院,要求七子女共同承擔其自2018年6月1日開始的贍養及醫療費用。后因受疫情影響,上虞區法院于2020年1月23日裁定中止訴訟。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2020年4月10日,徐某就已提起的贍養糾紛向上虞區檢察院申請支持起訴。該院認為,雖然法院已經受理案件,但徐某年歲已高,訴訟維權的確存在困難,檢察機關可以支持其訴訟,遂依法予以受理。

                  當時正處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為了盡快解決老人在養老院欠費居住的問題,檢察人員克服困難,實地走訪申請人所在村居、養老機構,多次向原、被告及其他知情人員調查核實。最終,檢察人員不僅查明了徐某子女確實未盡贍養義務的事實,還了解到糾紛的癥結在于部分贍養人之間存在矛盾致使親情破碎難以調和。

                  檢察機關認為,徐某含辛茹苦把七子女養大成人,本應頤養天年,卻因其子女長期未依法履行贍養義務而生活清苦,連最基本的物質條件都無法得到保障,不得已提起本案之訴。為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捍衛司法公正、彰顯司法溫度,上虞區檢察院于2020年4月15日向上虞區法院提交《支持起訴書》。

                  支持起訴后,檢察機關針對糾紛背后的癥結開展調解。一是聯合多個部門調解。在檢法聯合辦案的基礎上,檢察機關又聯系了街道辦事處、派出所、村委會等多個部門,充分共享信息并發揮各自優勢。二是開啟多個角度調解。檢察官在調解中注重引導當事各方換位思考,并從第三方角度給予客觀評價與建議。本案糾紛根源于子女內部,檢察機關在強調成年子女應履行贍養義務的同時,注重引導子女換位思考,及時化解矛盾。三是運用多種方法調解。本案采取組織雙方見面、贍養人集中談話以及個別談話等方式,并適時邀請老人的孫子女、親朋好友參與談心等方式扎實推進和解,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本案經多方聯合調解,當事人達成和解協議:七子女同意各自承擔自2018年6月1日起徐某每月贍養費400元,每月月底前付清;2020年5月22日起徐某醫療費、護理費由七人平攤。2020年5月22日,上虞區法院作出民事調解書,對上述調解協議予以確認。

                  【典型意義】

                  第一,支持起訴弘揚傳統美德,助力老年人老有所養。贍養父母不僅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更是成年子女的法定義務。雖然一般情況下民事訴訟由民事權益受到侵害或發生爭議的主體提出,但在贍養糾紛中,當老年人由于年老體邁、法律知識欠缺而無法獨立保護自身合法權益時,檢察機關可以通過支持起訴介入到訴訟過程中,幫助他們依法維權,進一步加強對弱勢群體訴訟權利的保障。

                  第二,檢法合力多部門共同調解,親情修復化解矛盾癥結。贍養糾紛通常伴隨著家庭內部長期的矛盾積累,如果不注重調解和親情修復,家庭關系會隨著訴訟對抗更加緊張。檢察機關在支持起訴過程中,應注重發揚新時代“楓橋經驗”,以著力化解矛盾為原則,配合法院開展調解,把釋法說理、美德弘揚、親情感化貫穿于辦案始終,促使贍養人認識到自身存在的錯誤以及問題的癥結所在。考慮到高壽老人的子女普遍也進入老年期,存在體弱多病、經濟能力差、贍養能力不足的現實問題,檢察機關可通過組織家庭會議,倡導孫子女參與支持贍養,以協調解決糾紛,促進家庭和諧。

                  4.某材料公司與某化工公司民間借貸糾紛和解案

                  【基本案情】

                  2013年至2014年,山東某材料公司分兩次向某化工公司借款共計700萬元,約定借款期間月息為2%。兩企業分別為注冊資本過千萬元、過億元的民營企業。2014年12月,雙方簽訂欠款頂賬協議,約定某材料公司以某置業公司開發的一套商鋪頂欠賬款650萬元,頂賬房產如因開發商項目手續不全或其他原因造成爛尾樓時協議作廢,開發商交房后視為歸還650萬元。另一套頂賬50萬元的房產已交付。后因開發商一直未向某化工公司交付案涉房產,某化工公司于2017年1月起訴,請求法院解除欠款頂賬協議,并判令某材料公司支付欠款本金及利息。

                  本案一審、二審和再審法院均以開發商一直沒有向某化工公司交房、某材料公司對欠款頂賬協議所涉房產不具有支配權和處分權,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實現為由,判令解除協議并返還本金。對于借款利息問題,二審法院認為,雙方簽訂欠款頂賬協議的目的是以房抵債,系對之前借款權利義務關系的重新安排,因雙方欠款頂賬協議中未對借款利息進行約定,該情形應視為某化工公司不再要求某材料公司清償借款利息,因此未支持某化工公司提出的支付欠款利息的訴訟請求。但一審和再審法院均認為雙方欠款頂賬協議系清償債務的一種方式,而非原金錢給付債務的消滅,如協議解除,原債權債務應繼續履行,因此認定某材料公司需按照之前借款協議約定的2%月利率支付欠款利息。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某材料公司不服再審判決,認為欠款頂賬協議合法有效且已實際履行,某化工公司與某置業公司的商品房買賣關系已成立并實際履行,未交房原因系某置業公司造成,法院判決解除協議以及判令支付利息是錯誤的,遂于2019年11月向山東省檢察院申請監督,該院依法受理。

                  辦案人員詳細查閱了歷審卷宗,與雙方當事人進行了多次溝通,委托當地檢察機關對涉案房產及雙方企業等情況進行調查核實。經調查發現,某材料公司早在2014年12月就協調以某置業公司的商鋪頂賬,而頂賬商鋪不能如期交付的原因在于某置業公司。如解除合同,某材料公司又需承擔長達三年的利息;如立即償還,將造成企業巨大資金缺口,嚴重影響經營。而某化工公司因債權長期不能實現,亦影響了生產經營。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兩企業的生產經營將更加困難。鑒于雙方當事人曾長期合作,有較好的和解基礎,檢察機關從平衡雙方當事人利益、息訪息訴、助力疫情期間民營企業生產經營等因素出發,決定全力促成該案和解。檢察機關把握和解的突破口與平衡點,因人因時施策,對于某材料公司,通過對其詳細講解合同條款的漏洞、“快刀斬亂麻”解決問題對于企業發展的積極作用等,促使其客觀理性看待再審判決、樹立合理的訴訟預期。對于作為勝訴一方的某化工公司,檢察機關引導其換位思考,向其講情理、明事理、析法理,促使其配合和解。在雙方當事人達成初步和解意向后,考慮到本案標的額大、對雙方當事人影響大等特點,檢察機關積極爭取當地有關部門支持,通過開展座談等方式,進一步鞏固工作成果。

                  經檢察機關多輪協調、實地主持和解,雙方當事人最終在執行法院簽訂和解協議,某材料公司支付某化工公司本息共1030萬元。2020年8月,山東省檢察院作出終結審查決定,執行法院也終結本案執行,長達四年的訴訟糾紛一次性解決,兩公司均得以恢復正常生產經營。

                  【典型意義】

                  首先,平等保護與提供服務并舉,助力民營企業生產經營。檢察和解是民事檢察部門對新時代“楓橋經驗”的有益探索和積極實踐。針對當前民營企業受疫情影響,生存發展面臨諸多問題等情況,檢察機關應當樹立平等保護理念,通過全面了解案情,及時指出企業在案件中暴露出的問題,幫助民營企業完善管理漏洞、防范經營風險,贏得民營企業的信任和支持;對有和解可能的糾紛應積極促成和解,最大限度地減輕民營企業訟累、化解矛盾、幫扶發展,為保障民營企業生產經營貢獻檢察力量。

                  其次,內部協作與外部溝通并行,實現雙贏多贏共贏。在辦理民事監督案件過程中,充分運用檢察一體化工作機制,發揮上級院的指導作用和下級院的屬地優勢,形成案件和解合力。積極調動和解“外因”促成作用,主動加強與黨委、政府和法院的溝通協作,通過依法解決涉案問題促成案件糾紛的化解。對于和解成功的民事監督案件,注意加強與法院執行程序的銜接,確保真正實現案結事了人和。

                  5.某運業公司與某物流公司運輸合同糾紛和解案

                  【基本案情】

                  2017年2月,四川某運業公司與某物流公司簽訂《風電場葉片10套運輸合同》,合同約定運輸費用總價為190萬余元。某運業公司按照合同履行完運輸義務后,某物流公司支付75萬元運輸費后,以某運業公司運輸中造成貨損,待保險公司針對貨損定損、理賠后,需扣除某運業公司應當承擔的違約責任后才能支付剩余運輸費為由,拒絕支付尚欠運費115萬余元。某運業公司遂向四川省德陽市旌陽區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某物流公司支付剩余運輸款。

                  一審法院支持了某運業公司的訴訟請求,判決由某物流公司支付剩余運輸款115萬余元,貨損金額待確定后某物流公司可另行主張。某物流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德陽市中級法院。二審法院認為雙方在運輸合同中已約定某運業公司的違約金應從運費中扣除,故就違約金無需另行起訴。由于保險公司未核損、也未理賠,損失金額無法確定,故付款條件未成就,遂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某運業公司的訴訟請求。某運業公司不服判決,向四川省高級法院申請再審被駁回。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某運業公司向德陽市檢察院申請監督,該公司認為某物流公司的貨損保險公司已理賠,免賠金額及違約損失已確定,某物流公司支付運輸費的條件已成就,二審法院認定的事實確有錯誤。德陽市檢察院依法對該案予以受理。

                  檢察機關圍繞爭議焦點,全面審查案卷材料,并赴某保險公司及收貨人某運輸公司調查核實相關情況,收集了十余份運費結算材料,掌握了貨損已經理賠的關鍵性證據,并查清了貨損造成的損失數額。檢察機關還了解到,在長達2年多的訴訟過程中,雙方當事人因訴訟導致企業資金被凍結,生產經營活動受到極大影響,雙方均有化解矛盾、息訴息訪的愿望。檢察機關決定轉變辦案方向,通過釋法析理,全力促成雙方當事人達成和解。

                  檢察機關與雙方當事人進行了充分溝通,一方面,向某物流公司出示檢察機關調取的證據,指出保險公司已理賠、運輸費付款條件已成就的事實;另一方面,向某運業公司說明檢察監督及法院再審流程,幫助某運業公司進一步明確可能承擔的訴訟成本。經反復溝通后,檢察機關召集雙方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見面,并邀請法院派員共同釋法說理,最終促成雙方當事人達成和解協議:雙方確定了運輸損失54萬余元,在扣除該損失后,其余運輸款60萬余元由某物流公司在四個月內分三次付清。雙方當事人達成和解協議后,檢察機關對本案依法終結審查。

                  【典型意義】

                  第一,樹牢有效率才有公正理念,及時精準監督護航企業發展。民營經濟的健康發展離不開法治化的營商環境,離不開高效、公正、專業的糾紛解決機制。本案中,雙方企業矛盾日益積累,極大影響了雙方的生產經營。檢察機關準確判斷爭議焦點,積極走訪調查,為精準提出監督意見并促成雙方當事人達成和解創造了有利條件。最終,檢察機關僅用14天就主持化解了雙方糾纏2年的訴訟糾紛,使一方企業盡快獲取了資金投入經營,另一方企業也認識到自身責任并及時從訴訟泥潭中走出,最大程度減少長期訴訟對企業生產經營活動的不利影響。

                  第二,圍繞案結事了人和目標,將矛盾糾紛實質性化解融入辦案過程中。對于疑難復雜且矛盾不易化解的申請監督案件,檢察機關應將矛盾化解意識貫穿于辦案始終,善于發現當事人的和解空間,促進糾紛化解、社會關系恢復。本案中,檢察機關通過調查核實,發現足以推翻原判決、裁定的關鍵證據。同時,檢察機關關注到雙方因長期訴訟均有盡快化解矛盾的意愿,決定轉變辦案方向,幫助當事人厘清各自責任,全力促成雙方和解,進一步節約司法資源和當事人的訴訟成本。

                  第三,運用檢法聯合調解機制,在強化兩院協作中實現雙贏多贏共贏。檢法兩院可以通過建立檢法共調機制,在解決個案糾紛、化解社會矛盾等方面形成合力,促進形成當事人、檢察機關、法院多方多贏局面。本案中,檢察機關依托與法院共建的民事監督案件聯合調解機制,發揮各自的優勢密切協作,從不同的角度開展促調促和工作,最終促成和解協議達成,進一步提升了司法辦案質效。

                 

                編輯|朱苗 常暢

                來源|檢察日報 http://newspaper.jcrb.com/2021/20211013/20211013_007/20211013_007_1.htm#

                一女被多男玩喷潮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宅男网